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邹亦剑开口道:“妹妹何须着急,我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妹妹帮助我坐上那个位子!只要我坐上那个位子,妹妹便可以跟你的楚侍卫远走高飞,就连若芬都可以有一个好的身份,若芬可以留在我的府中,继续做她的公主!”

    长公主邹菲菲开口道:“呵,兄长真是打的好算盘,让若芬在你手里为质,这些年兄长还是没变啊,一如既往的!”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如何,长公主没说出来,但是她知道,她嗓子里卡住的那两个字,就是“无耻”!

    “妹妹怎么能说为质,就算是我将若芬交出来,她未必愿意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的母亲,你休想挑拨我和若芬之间的母女关系,我们才是母女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血缘来讲,我还是她的舅舅,若是妹妹不信的话,我可以将若芬叫出来,你当面问问她!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兄长这样自信的神色,邹菲菲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当看到楚若芬出来后,邹菲菲激动的上前就抱住楚若芬,“若芬,若芬,你没事吧?是母亲不好,没有保护好你,是不是让你受惊了……”邹菲菲看到女儿的时候,是无法保持冷静的。

    也许此时的她才像一个正常人,而不是那么冷酷的长公主。

    楚若芬看着邹菲菲脸上慌乱的神色,开口道:“母亲,我真的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母亲是来带你回去的!”

    一听这句话,楚若芬脸色就变了,“母亲,我不回去,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邹菲菲不敢置信的看着楚若芬,“你说什么?你不回去,你为什么不回去,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是长公主的女儿,我本来身份高贵,但是如今谁也不知道我的存在,我也从未见到外面的世界,我什么都不会,这一切都是因为你,所以我不回去,我在这里很好,母亲不用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被这番话给气的脸色铁青发白着,“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长公主努力压着怒火,不让她自己愤怒起来,她还从未对若芬发过火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此时她被这句话给伤着给气着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不回去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长公主的手都抖了起来,但是她却不能对楚若菲发火,她知道,她不谙世事,什么都不懂,也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合理的。

    楚若芬身上流着邹氏家族的一般血,所以骨子里其实跟那位君王,跟邹亦剑跟邹菲菲一样,都是冷酷凉薄的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是她自己的利益,偏自私一些。

    谁能带给她更多的好处,她自然偏向哪里。

    比如住在这里,她可以穿最华贵的衣服,那些下人们都要听她的,她还知道,她是流着宫廷血液的。

    她可以发号施令,可以做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谁都不能阻止她。

    长公主伸手去拉楚若芬的手,“跟我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邹亦剑上来让人将楚若芬先带回院子里,邹亦剑给妹妹谈话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也看到了,若芬并不想跟你回去,你若是强行让她做什么,她只会恨你,你该知道,我们邹氏家族的人,血液里是什么样的,恨可是会让一个人疯狂的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