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!!!

    女装大佬感受到了被男装妹纸支配的恐惧。

    经过两个世界的“锻炼”,再融合身为猫妖时的千年见闻,夜阑撩起人来,那技能满点伤害爆炸的,根本不是陌沫的想象力可以预计的。

    防护服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作用。

    有一点点软塑料质感的外套被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流感”不过是灵气复苏之前,身怀灵根之人因觉醒而产生的身体副作用。

    彼此清楚对方在生命安全上都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,夜阑可受不了,让女装大佬美丽的上半身被臃肿所遮掩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或许是为了伪装异性更加彻底吧,陌沫比起男生公认的纤细精致,还要纤细精致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天气炎热,不怎么透气的防护服里,只有一件女士的白色吊带背心。

    大片大片的肩颈露在空气里,显现出瓷器一样的光滑细腻。

    和女孩子相比更加明显的轮廓,让锁骨和胸骨的线条清晰而诱人。

    夜阑看着眼前的美丽景色,她突然觉得——女款吊带,果然比男士背心好看得多啊!

    以后应该让陌沫多穿这样的衣服。

    嗯,没毛病。

    轻轻张开嘴,在锁骨头部往后大约四五个手指的地方,某喵用牙齿卡住了凸起曲线的上下两边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我要咬shi里惹……”

    含混不轻的放了句狠话,没有任何“怜香惜玉”念头的夜阑下口挺用力。

    说好了留下印记的,怎么可以轻轻松松让陌沫被放过?

    不知道疼,他又怎么会记住,以后不能再犯如此愚蠢的错误?比如——觉得老子看你一眼十年没X欲?

    霸道总裁的小萌萌,就应该紧跟着霸道总裁的脚步。

    总裁说往东,决不能往西;总裁说以后你在下面,就乖乖的待在下面才对。

    否则……

    难道你想试试一路向西里“空中飞人”的感觉?

    [包子:主人,你才是妹子啊摔!]

    [夜阑:可我男装啊~]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明显的疼痛感,从肩颈的位置一直爬到后脑勺。

    陌沫知道,自己的锁骨已经被咬破破了。

    那种皮肤硬生生开裂的感觉,强烈而让人难以忍耐。

    但是罪魁祸首的牙齿已经离开,只剩下软软的温热的舌头在伤口来回舔(防)舐,好像在诉说着抱歉和眷恋。

    尤其当舌尖划过出血的位置时,那种刺激的仿佛中了毒一样的快乐,让他战栗的脚趾绷直却又舍不得离开。

    夜阑很坏。

    坏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最开始血流的比较急,偶尔会有一滴从嘴边溜走,在皮肤上留下一串美丽的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那些调皮的家伙,都被她强行阻止,一丝不剩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疼么?”

    抬起头看着陌沫那明显在忍耐的表情,夜阑差点就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迷恋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把你的一部分变成我的一部分,彼此间融为一体,用原始的疼痛来铭记归属的契约仪式。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陌沫眨了眨眼,生理性的泪水并没有流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东西都被他存贮在眼眶里。

    不想让自己露出脆弱的一面,可意料之外的反效果,比如说那水汽迷蒙波光潋滟的模样,再加上此时因为痛苦而皱起的眉头,更加增添了女装时几分令人无法挣脱的美丽。

    仿佛是旋涡啊。

    色令指挥的喵被拉扯着不断往里面掉。

    长发有些地方已经被汗水打湿。

    额角的位置,几根黑色的丝线黏住白玉,轻轻点了几丝微瑕。

    伤口已经不再流血。

    夜阑也没有那么变态,非要折磨陌沫让他从头难受到尾,再用牙齿在马上要停止流血的地方添一笔新伤。

    因此,她最终选择了——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