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如水的夜,微风和煦的吹着,江佑南把车子停在了莱湖河畔,他率先下了车,径直走到河岸边,目视着波光粼粼的河面,心情在短短的几分钟里一落千丈。一下飞机连家都没回,就直奔到了宴会地点,为的就是能尽快见到心上人一面,结果,迎接他的却是这样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局面。“江校长,你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,做出如此失控的举动呢?”司徒雅下了车,站到他身后,颇为谴责的质问。“失控?”江佑南回转身,愤怒的咆哮:“如果是你深爱着的人,突然间跟别的人结婚了,而你却毫无所知,那样的情形下,你能理智吗?”“我已经说了很多次,我跟你不合适,于公你是我的领导,于私我们只能算是普通朋友,以前你不避嫌也就算了,但是现在我已经是有夫之妇,请你考虑一下我的立场,不要再让我陷入难堪的境地。”“跟我不合适,跟上官驰就合适吗?上官驰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?”“我清楚。”“清楚为什么还要嫁给他?难道在你眼里,我就那么差劲,差劲到都比不上那个视婚姻如儿戏的男人?还是你只是和所有世俗的女人一样,只是看重了他的身价?”司徒雅猛然抬头,凝视了面前的男人好一会,才冷冷的开口:“你说得对,我就是个世俗的女人,一直都是,所以以后,不要再把我想得那么完美。”转身无情的离开,别人怎么看她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江佑南望着她坚定离去的步伐,心里就像被揉进了一把碎玻璃,痛得血肉模糊,他声嘶力竭的呐喊:“司徒雅,你以为你说这样的话,我就会放弃你吗?如果我可以这样就放弃你,我就不会爱你到现在!”江佑南的执着曾一度令她感动,可是却是与爱情无关,司徒雅的世界里没有爱情,有的,只是仇恨。白云公馆内,上官老夫人愁的头发都要脱落了,两个小时前,儿子怒气冲冲的回了家,本想拦住他,他却先放下狠话,谁也不许在他面前提司徒雅三个字,否则他立马跟那个女人离婚!就这样,一家人没一个敢问了,他们都清楚上官驰的脾气,真惹 火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“妈,咱哥好像没对哪个女人生过这么大气吧?”上官晴晴百思不得其解的询问身边的母亲,这两个小时,她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。“是啊,真让人忧心,这两人怎么一出去就闹矛盾呢?”“你说咱嫂子是不是又让咱哥给扔大路边去了?”“有可能,我还是让小四他们几个出去找找吧。”上官老夫人刚准备吩咐下去,司徒雅回来了,上官晴晴眼尖先发现了她,起身喊道:“嫂子,你可回来了……”“妈妈,晴晴。”司徒雅走到沙发中央,抱歉的颔首:“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“没关系,回来就好,只是,你俩又怎么了?”婆婆指了指楼上,司徒雅心领神会,诺诺的问:“他很生气吗?”小姑子抢先回答:“岂止生气,差点没把我跟我妈揍一顿。”“晴晴,别吓你嫂子,哪有那么夸张。”上官老夫人瞪了女儿一眼,继而又把视线移向媳妇:“不过,到底是何事把他气成那样?那家伙虽然以前也会生气,但都不至于像今天这么严重。”司徒雅僵硬的笑笑:“妈,没什么大事,我自己解决就好,我先上去了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