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梦醒了,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,司徒雅呆坐在床头,抹去了眼角淡淡的泪痕。十二岁那一年,妈妈躺在病床上,拉着她的手绝望的说:“小雅,记住妈妈的话,爱情就像是一颗毒瘤,一定要在它还不能伤害你之前,连根将它剔除。否则她就会变成一根毒刺,扎在你的肉里,无论何时何地,它想让你疼你就得疼。”床头边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打破了她的思绪,她木然地按下接听:“喂?”“亲爱的在哪呢?”打电话的是林爱,林爱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喊她亲爱的。“有事吗?”“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啦?真够薄情啊,也不想想你被上官驰赶出来的时候是谁收留了你。”“我什么时候被他赶出来了?”司徒雅有些无语。“好了,不跟你瞎扯八扯了,言归正传,这周五有空吗?”“干吗?”“学校想组织一个夏令营,邀请部分老师参加。”“又是江佑南的主意吧?”司徒雅几乎不用想都知道。林爱吞吞吐吐道:“是,也不是……”“到底是还是不是?”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“当然有区别,如果是江佑南的主意,那我就拒绝。”“为什么。”林爱有些不理解。“因为……我有喜欢的人了,我不想让他再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。”“什么?你有喜欢的人了?”林爱尖叫:“可不要告诉我,是那个大变态上官驰啊!!”“是他怎么了?我不能喜欢他吗?”“当然不能!放着江佑南这么一个温文儒雅的男人你不爱,你要去爱一个大变态,司徒雅,你也变态了吗?!”“你才变态了。”司徒雅没好气的冲她一句,意兴阑珊的说:“就这样,我挂了。”“等一下,别挂,我话还没说完呢……”司徒雅才不管她说没说完,兀自把电话给挂了,现在心里已经够乱,可不能再让她添乱了。这边才挂电话,那边房门又被敲响,她走过去开门,门外站着的是上官驰,经过刚才那一场梦,这会见到他,无论是心情还是眼神,都有些复杂了。“休息好了吗?好了我们就出发吧。”“回家吗?”“恩。”“好,我收拾一下。”司徒雅换了身衣服,跟着上官驰出了酒店,坐进车里,她给李甲富发了条短信:“甲富叔,我的身份证被梦龙拿去了,麻烦你下次来b市办事的时候帮我带过来。”“好。”李甲富简单的回一条。“饿了吧,这里有吃的。”上官驰手往后座一伸,一大包吃的就摆在司徒雅面前,她怔了怔,拿出一包酸奶插了根吸管含到嘴里,喝了几口,佯装随意的问:“你突然对我这么好,不会是爱上我了吧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